《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

2005年1月17日

谈北京

郭风惠与来今雨轩

魏洲平

  继徐世昌之后,郭风惠题的中山公园来今雨轩匾,在消失了30多年后,又重见天日。郭风惠,这位被湮没了近半个多世纪的国学大师,又引起了人们的关注。1月3日《北京晚报》头版大幅照片,把来今雨轩匾这一非同寻常的历史遗物展现给世人后,一些记者找我询问有关情况,作为略知情况的晚辈学人,觉得应把大师的情况直接向读者说清楚更好。

  “来今雨轩”建于1915年。当年,还没有当民国大总统的徐世昌(徐1918年任大总统)题写第一块匾。关于“来今雨”一词,有学者认为其意是取自杜甫的一首小诗序:“秋,杜子卧病,长安旅次,多雨生鱼,青苔及榻,常时车马之客,旧,雨来,今,雨不来。”(中山公园志采取的就是这一说法,但断句有误)但也有学者认为该典出自屈原《山鬼》“东风飘兮神灵雨”之句。笔者认为杜甫的词意悲凄、哀苦,不符合该轩招客的吉祥发达本意,更倾向屈原之句。

  该轩是当时高层次文化场所。如1920年李大钊、王光祈等在这里发起、组织了“少年中国学会”,同年夏,周恩来、邓中夏、张申府等在这里举行茶话会;1924年在这里成立了“反帝大同盟”;大约也是在这一时期,毛泽东的老师符定一与王道元、陈云诰等先生经常在这里进行“世界文友会”的活动;1929年,张恨水也是在这里构思,写出了千古名篇《啼笑因缘》……当时,蔡元培、章士钊、李大钊、周恩来、蔡和森、汪精卫、戴季陶、于佑任、陈师曾、鲁迅以及老舍、齐白石等中国近现代政界、文界的知名人物,都曾在这里饮茶消闲或活动集会。特别是解放后,朱德、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待外国元首和世界知名人士也多选择这里。“文革”中,徐世昌的匾,被“破四旧”的“红卫兵”做了餐厅厨房切菜的案板。1971年,美国黑格将军访华。在参观中山公园时提出,来今雨轩这么有名的景点为何无匾。周恩来总理听到这个汇报,指示有关部门,请郭风惠先生补上这块匾(当时中山公园正在修葺)。

  郭风惠(1898—1973),我国近现代极具传奇色彩,被湮没的很久的杰出学者、诗人、教育家、书画艺术家、爱国民主人士。郭风惠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系,学贯中西,其诗被吴北江先生称为“前后五百年,亦恐无敢与之争席者”;其书,被世人称为“活颜真卿”、“活何绍基”。其画,是“继吴昌硕、陈师曾等人之后,以书法入画最为成功者之一”。1919年至1926年在国立北京艺专、汇文、四存、四中、畿辅等校教书,教过李苦禅、王雪涛、王昆仑。

  1971年,一个冬阳无力,天气清冷的日子,郭老不顾肠癌、眼疾等病痛折磨,按周恩来总理嘱托,在中山公园“水榭”题下了“来今雨轩”大匾。这是来今雨轩的第二块匾,也是郭风惠的榜书绝笔。大师于1973年1月18日辞世。由于当时“不突出个人”,郭风惠的落款没有被制作到匾上去。1984年,郭风惠题的匾,被赵朴初的新匾替下。后来,就生出许多有趣的故事。许多人以为郭风惠这块匾,就是徐世昌的那块原匾。甚至,连党史资料里,在“遗址·遗迹———纪念碑亭(七画)”中说:“来今雨轩的旧匾系民国时期总统徐世昌所书,现仍悬挂在店堂的二门上,大门上高悬的新匾为赵朴初所题。”

  网络编辑:李亚敏